{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杜邦包装 » 正文

我们的青春,花开花落(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6:57:48  

  林子豪的店面不大,但格外醒目,前来捧场的人还真不少,几乎全席。林子豪走过来说,两位美女,真是不好意思,今天客人太多,多有怠慢,自己照顾好自己啊。

  这时,身边的一个胖子冲我们摆摆手:两位小姐,请这里坐。既然有人招呼,就只好硬着头皮坐下。

  那位胖子坐在对面,立刻搭讪起来:两位小姐真是气质不凡啊,林子豪能有这样出众的朋友真乃三生有幸。

  我们不理。筷子在水煮鱼的沸腾的油锅里捞来捞去,终于捞出一块无比鲜美的肥鱼肉。

  我们认识一下,我,陈克斯,去年刚从英国回来,对大陆的现状还不是很熟,正尝试做房产生意,云龙房产公司总经理,这是我的名片。

  苗细细接过名片一看,顿时两眼放光,然后做含蓄状有所回应:苗细细,《风潮》杂志平面模特。这位是我的同事兼死党,沈嘉微,《风潮》杂志专栏编辑。

  陈克斯连忙起身:久仰久仰,今天我运气真是好啊,美女才女都见识了。沈小姐的锦绣文章我可是经常拜读,真没想到有着如此才情的作家竟是如此貌美如花。苗小姐,你比杂志上更妩媚动人啊,追你的男孩一定不计其数吧,哎,你男朋友真是艳福不浅啊。

  陈胖子的一番恭维话听得我鸡皮疙瘩落了一地,细细展开如花笑颜:哪里哪里,陈总过奖了,小女子至今还属单身贵族,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啊。

  饭桌上,陈克斯那老贼显然对细细殷勤得有些过分,端茶倒水夹菜一句句油腻腻的恭维,只可惜,纵然他有三头六臂,也只生了一双眼睛,如果他还有一双,一定恨不得贴在细细的脸上。

  饭后,陈胖子用他的奔驰送我们到公寓后,仍是对细细恋恋不舍,细细给他递过名片:陈总,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了。这上面有我的电话,有事call我啊。

  陈胖子满载而归。

  我说,细细,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那老贼都快谢顶啦,我敢说,他脸上的褶子跟你的年龄都差不多啦。

  沈嘉微,你看待问题能不能客观些,头顶上少几根头发怎么了?人长得含蓄些有什么大碍?内心硕果累累才是最重要的。自古都是郎财需得女貌配,我和陈克斯如果从这方面来讲,是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啊?

  我吐出舌头,作呕吐状。

  沈嘉微,你也是二十六七岁的人了,以后看待问题能不能深刻些,长得好能当饭吃么,年轻又是多么值得炫耀的资本吗?你那个乔晓夕,除了年轻善良还有什么是靠得住的?

  正在这时,乔晓夕打来电话:嘉微,我一会儿去接你,咱们一起去吃饭。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