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窗帘 » 正文

现任男友居然是我情人的儿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6:15:25  
导语

我是5年前爱上臣涛的。那时我到某集团应聘一份工作,是他接待了我。他清澈的目光,和温暖的笑脸一下就征服了我。我发誓,哪怕用尽一切方法...

   我是5年前爱上臣涛的。那时我到某集团应聘一份工作,是他接待了我。他清澈的目光,和温暖的笑脸一下就征服了我。我发誓,哪怕用尽一切方法也要让他爱上我。可喜的是,那天我居然应聘成功,来集团做了业务员。因为仰慕他,想接近他,引起他的注意,于是拼命工作,终于做到项目经理。我的优秀与美貌终于引起了他的注意,最后,我终于如愿以偿,做了他的秘密情人。

  我仍然做我的项目经理,臣涛一月来我的公寓两次。他说我是上帝送给他的礼物。可是,他却很少能享用。五十多岁的他,已经多少有些力不从心。他是个稳重内敛的男人,举手投足间有着成功男人的气魄,但是却很少对我对我温言软语。这一点,让我有一些心慌。

  在出席一次宴会时,我认识了阿健。宴会上我穿了最新款名牌晚礼服,吸引了很多男士的目光。阿健头上绑着碎花头巾,在一大堆中规中矩的绅士淑女中,显得特别扎眼。阿健向我走来,抓住我的手说,你很吸引我,我要追求你。老天,这难道就是新新人类吗?我红着脸说,对不起,我都可以做你的阿姨了。可是,阿健已经走了。

  从第二天开始,每天我的办公桌上都有不同的花,有时是玫瑰,有时是百合,有时是郁金香,卡片上,是写得桀骜不驯的字:阿健。他在公寓的楼下,用蜡烛摆成一颗心,他用蜂蜜在墙上刷上“小阮,我爱你”,于是,蜂蜜上爬满了蚂蚁,演绎着“小阮,我爱你。”

  那天,我腹痛难忍,跌倒在床下,于是拨通了臣涛的电话。可臣涛说:“哦,阮经理啊,现在有事,忙完给你电话吧。”就挂断了。这时阿健恰好给我电话。我柔弱地喊了声“救命”,阿健着急地问我:“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阿健来了,给我倒热水,拿药片,还笨笨地灌了热水袋,放在我肚皮上。后来,我们缠绵在一起。

  我与阿健在一起了,他和臣涛给我的感觉是非常不同,我们一起牵手走在大街上,一起去野外飙车,躺在阳光下的沙滩上。随时,他都向我传递着爱的信息。

  我向臣涛说对不起。臣涛有些愤怒,也许每个男人的骨子里都有这样的自尊吧。即使自己不想要的女人,也是不允许别人染指的。他约我见面。我带了阿健去茶楼。我们十指紧扣,恩爱无比。当我们见面的时候,阿健和臣涛都愣了。没错,阿健就是臣涛唯一的儿子。

  我爱上臣涛,只想让他好好爱我,可是后来才发现,他有那么多那么多的女人。我只不过是他口味的调剂。当女人绝望的时候,满腔的爱就会变成源源的恨。于是,当我发现阿健是他的儿子,又有点喜欢我时,我就顺水推舟,和他恋爱了。我想,臣涛一定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臣涛气得脸色铁青,昏倒在了茶楼里。而阿健飞奔出去,开了自己的车,飞速离去。晚上,传来了阿健车祸身亡的消息。

  可是谁也不知道,最初的时候,我利用阿健想报复臣涛,可最后,我其实已经爱上了他的青春和阳光,我带他去见臣涛,只是想告诉臣涛,我要忘记过去,从此我的生命里只有一个人,他叫阿健。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