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13545484444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经理
电 话:010-51658461
手机:135454844441
邮箱:123456@qq.com
地址: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
网址:神话.com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站内资讯 > 正文站内资讯
线上皇冠赌球
来源:网上转载

  采访时间:2008年4月6日采访人:商报记者 王银萍倾诉人:月亮 女 29岁

  “不小了,赶快结婚吧!现在就剩你了。”在我身边,总会听到这样的声音。我无奈地笑笑。我也想不通,为何对我而言,恋爱和结婚就那么难。

  那个同桌的他

  上高中时,我第一次尝到了住校的滋味,虽然学校离家不算远,但我还是不习惯。第一天来到学校,看着教室里一个个陌生而兴奋的脸,我忽然感到一阵落寞。

  “喂!能不能借我一支笔?我忘带了。”坐在我前面的男孩忽然转过来问我。我有些不好意思,但看他一脸亲切的笑容,就毫不犹豫从包里取出钢笔递给了他。那一天,我记住了这个名叫姜涛的男孩。

  之后,老师调整了座位,我和姜涛被分到了教室的两端。喜欢安静的我很少主动跟其他同学说话,上课时,我除了听课就是任思绪到处遨游,下了课,除了发呆就是沉浸在课外书的情节里。而姜涛则是我们班的活跃分子,每到下课,都能听到他高谈阔论的声音。我想,这个人话可真多。

  高二那年,我和姜涛又分到了一班,并成为同桌。姜涛还是老样子,每次一到教室,他就会跟我们周围的同学讲这讲那,还时不时加上些丰富的表情和动作,特别好笑。有时,我会装作生气的样子说:“你能不能安静会儿呀?”他则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说:“大小姐,真是打扰了!如果你不爱听就把耳朵锁住呀。”接下来,我们会你一句我一句的“吵”起来。

  不管怎样,和姜涛同桌的那段时间,我的笑声多了,个性也变得开朗起来。姜涛对我说:“这就对了。笑一笑多好呀,干吗整天把自己搞得跟林黛玉似的。”

  有次我看完一本言情小说书,想着里面那个和我个性有些相似的女主人公,不自觉对姜涛发出了感慨:我看我以后只适合找个能说会玩的男朋友,否则我会闷死的。姜涛呵呵笑起来,说:“你这不是明显说要找我这样的吗?”我拿起书朝他砸过去。

  虽说姜涛只是玩笑话,但我想,他说的是对的。于是,找个像姜涛那样的,成了我今后找对象的标准之一。

  触动了我的心

  1998年,我考上了郑州大学,姜涛考到了四川师范学院。我们失去了联络。

  大学生活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多姿多彩,我的生活又回到了从前,整天独来独往,游走在教室、宿舍、食堂三点一线间。那段时间,也不乏男生追我,可都被我一副冷淡的表情给吓了回去。

  转眼到了大三,我忽然收到了姜涛的来信。他居然说他喜欢我。

  拿着信,我仔细看了好几遍,有点不敢相信他说的话。他不会又是跟我开玩笑吧?可再看信上诚恳的话语,我确信那不是玩笑。

  那年寒假,我在校园看到了姜涛。事隔两年,他算不上帅气的脸上,比高中时多了几分成熟和果敢。

  我和姜涛在学校的操场上一圈一圈地走着。像过去那样,他眉飞凤舞地说着这几年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而我只是静静地听着、笑着。最后,姜涛当面向我表白,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我笑了,心里很甜,嘴上却说,又逗我开心呢。我以为,他从我的表情里已经看出了答案。

  之后,姜涛在寒假里又找了我几次。吃饭,逛街,但每次都有其他同学陪同,他再没有提起要交往的事。

  假期过后,我们各自返回了学校,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是在我心里一直期盼着姜涛的来信。一个月后,我终于收到了姜涛的信,他在信上却说,自己在学较交了一个女朋友,有时间带回来让我们认识一下。这让我很迷茫,不是说喜欢我吗?怎么这么快就交上新女朋友了?我没有追究原因,也没有回信,更没有想着争取什么,只是满心的失落。

  半年后,我听姜涛的一个朋友说,他大三寒假回来向我表白,却被误以为是开玩笑,很受打击。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是我错失了恋爱的机会。

  没有开始的爱情,就这样结束了。因为没有付出过,也谈不上伤心。可现在想来,姜涛应该算是唯一触动过我心的男孩。

  痛苦的相亲经历

  从这以后,我再没有见过姜涛。

  大学毕业后,我按照老爸老妈的吩咐,心无旁骛地勤奋工作,再没有想过恋爱的事。

  我想,反正还小呢,一切随缘吧!

  直到26岁,我的缘分也没有出现。爸妈着急了,在他们的安排下,我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相亲。

  每次相亲时,我都是素面朝天。我深信,能够欣赏并接受最真实、最本色自己的男人才是我理想的对象。但在相亲数十次之后,我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一个自命不凡的相亲对象甚至当着我的面说,你要是打扮一下,应该不难看。我真不知道他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渐渐的,我开始注意起打扮来。可每次都满怀期望,最后又抱憾而归。那么多次相亲居然没有一次是互相看上眼的。说来也怪,和我相亲的那些人,竟一个个比我还内向。我开始相信,找个像姜涛那样的男人还真难。

  一个星期六,下午五点半。我和介绍人口中的优秀男人约在肯德基见面,为此,我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肯德基里人流涌动。我独自坐在那里,等待着这位优秀的男士出现。可在拒绝了无数个端着盘子来询问座位的食客后,我彻底对这个优秀男士失去了信心。他不仅约在肯德基这种嘈杂的地方,还让一个女孩等了他足足半个小时才来!

  在我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我的对面终于坐上了一个戴眼镜的男人。个子不高,很消瘦。我问他怎么来晚了,他表情竟呈惊诧状,说是跟介绍人约好的六点。

  随后,这个优秀的男人点了两个中杯可乐,一大包薯条,仅此而已。没有鸡翅,没有圣代,没有鸡腿堡,一样可以填满肚子的东西都没有!只见那男子只顾低头吃薯条,在整整一个小时约会里,我们总共说了十几句话。工作忙吗?嗯,忙。你是毕业留校的吗?是的。尽是废话。

  我把手悄悄地伸向手机,按响了好友的键,一分钟以后,手机铃声终于响起。我立马找个理由告辞了。说再见的刹那,双方都如释重负。

  一次次失败的相亲经历,让我痛苦不堪,可周围却没有人可以理解。老妈说,也不看看自己的条件,差不多就行了。朋友说,你的眼光也太高了吧?甚至还有同事背后说我有病。其实谁又知道,我就是想找个看着顺眼的人,可这对我来说竟如此难。

  我成了“剩女”

  相亲的屡战屡败,让我开始抵触相亲。那段时间,一听说有人要给我介绍对象,我都觉得自己是要上战场。

  老爸老妈为了我的婚事天天吵来吵去,弄得我都不敢回家。

  其实,我也知道自己的条件,不好不坏的工作,不高不低的学历,不美不丑的长相,加上普普通通的家庭,没什么优越的地方。可结婚毕竟是一生的大事,我总不能因为年龄大了,就随随便便找一个吧。

  2007年,好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在北京工作的男孩。

  因为离得远,我们刚开始只是在QQ上聊。第一次,我和这个男孩聊得非常开心。

  在网上,我们有着数不清的话题。聊了三天,他迫不及待提出要跟我见面,我同意了。

  周末,男孩特地从北京来到郑州,在火车站,我接到了他。身穿蓝条棉布上衣,牛仔裤的他,干净清爽,我顿时眼前一亮。那天,我们聊得很开心,感觉有着说不完的话题。和在QQ上聊天不同的是,我多了一点羞涩。

  因为男孩不是本地人,回到家,我很含蓄地对老妈讲了我们的事情。我问她,如果我找了一个外地的,你能不能接受?谁知老妈没听我往下说,就火了。她说,过去给我介绍了那么多优秀的男孩,我都不同意,现在要去找外地的,门都没有。

  本性的懦弱,让我不得不放弃和这个男孩交往的想法,因为这个男孩不符合老爸老妈心里的标准:一份稳定的工作,一个殷实的家庭,最重要是郑州市里的。就这样,我放弃了这个好不容易看顺眼的人。

  转眼间,我已经整整29岁了,可至今还未把自己嫁出去。就像朋友所说,我已经正式加入了“剩女”行列,只是和有些“剩女”不同,长到这么大,我连一次真正的恋爱也没谈过。

  看着周围的朋友一个个恋爱、结婚,我的危机感越来越重。内向,羞怯,工作生活单纯,交往圈子小,凡是不能以正常姿态接触到异性的状态我都占全了。我很想改变这样的状况,但却无能为力。

  如今,老妈仍一天到晚在我面前唠叨:“快三十了,赶紧把自己的终身大事定了吧,别让你爸和我整天为你操心了……”

  我不知道我还要在孤单的路上走多久,也不知道我心目中的那个他何时才能来到我身边。

  现在,我只能选择相亲。不光是老妈和周围的朋友在推销我,就连我自己有时也会厚着脸皮给同学朋友们打电话:“哎,你们那儿还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啊,别忘了给我留一个啊。”

收缩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