蔬劼輕假嗣奪ょ狟湖婖※藝妘眳飲§ 妘こ莉珛莉硉閉ロ砬

秏煤梇侍2018-9-21 5:14:31
堐黍棒杅ㄩ140

淩冞匯,逋粗芘蛁,堁隋淩冞匯╯疫巷臛д槿

,準粔弊模孺桯赻撩腔勤俋壽炵岆珨璃疑岈ㄛ涴憩猁⑴釬峈換苀磁釬鳴圈腔韁粔弊模猁巠茼迵準粔す脹眈渾﹝脹桲悝濂裒善奀ㄛ艘善腔眒銘й辣挳で曀騷桭氶ㄝ}庶3.11補選在即,反對派推出的3名候選人范國威、姚松炎、區諾軒,其實都是隱性「港獨」。但他們知道,明火執仗搞「港獨」會被DQ,於是採取「變色龍」手術,變成所謂「本土自決派」,招搖撞騙。他們學台灣民進黨,首先說自己是獨立族群,有獨特文化,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還虛晃一槍,他們不認同「民主回歸」,也不認同「港獨」,要走「第三條路」,搞「民主自決」。為了達到「自決」的「暗獨」目標,「自決派」使用兩面派手法,一邊說擁護基本法,但實際上堅決反對基本法,因為他們要魚目混珠,務求入閘,取得補選的參選資格。最典型的「人版」,就是區諾軒。在選舉論壇上,區諾軒被陳家珮質問,是否擁護基本法,他居然說當然擁護。陳家珮有備而來,立即出示了一張新聞照片,是區諾軒在2016年11月2日抗議人大釋法示威中焚燒基本法。區諾軒當場撒謊,連續兩次否認照片中人是自己。其後陳家珮說出時間、地點,區諾軒見無可抵賴,才不得不承認。區諾軒口是心非,披上「獨立候選人」的外衣,嘴巴說擁護基本法,不過想成為候選人,並且騙取選票。為掩藏「港獨」的面目,區諾軒雖然是「香港眾志」周庭的「PLANB」,但他刻意與「眾志」拉開距離,因為「眾志」的政綱不僅鼓吹「自決」,更表明「以香港本位,抗擊天朝中共和資本霸權」,明顯抵觸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十二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區諾軒不能和「眾志」切割區諾軒能和「眾志」切割嗎?不能。他是「眾志」的幕後軍師,「眾志」的政綱區諾軒有份出謀劃策。此次補選,周庭被DQ,區諾軒取代周庭出戰,沒有引起反對派內部的任何非議,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一夥。「佔中」失敗後,2015年出版的《香港革新論》,被視為是「港獨」宣言。在這本書中,區諾軒發表題為《建制派如何在選舉屈機?--從區議會到立法會的選舉操控》的文章,當中提出「只要有充足準備,一定程度的資源投放,加上泛民各派願意攜手合作,在地守護大大小小的社區,我們才能度過漫長的黑暗」,他主張是「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希望在「民主回歸論」和「獨立建國論」以外,建構香港前途的「第三種想像」。2016年,區諾軒又在民主黨內部發起「香港前途的決議文宣言」,強調要「香港我城,自治傳承」;「香港人民,內部自決」;「主體意識,核心價值」;「多元爭取,政治革新」;主張進行「議會抗爭、佔領、抵制、罷工、罷課、罷市等等──能夠凝聚大多數香港人民的認同,應該是爭取政治革新的主流方法。」這份所謂《香港前途決議文》是抄襲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兩者都主張「本土公投自決」。涉及主權的公投,必然挑戰國家主權,與基本法相違背。區諾軒反對人大常委會「8·31決定」,要搞「公民提名」、「公民投票」,「港獨」居心暴露無遺。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104條進行釋法,強調公職人員要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區諾軒在公開場合焚燒基本法。這些表現足以證明,區諾軒決不會擁護基本法,更不會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汁磩盈熁貉忒婓奻漆衄部栳堤ㄛ酴樁貌垀婓腔煨佪勘馱釬郪堆煨佪※芶き§﹝

法書商批勒諾多文學獎「助紂為虐」法國五大文學獎之一的勒諾多文學獎早前公佈今年度入圍名單,17本入圍作品中,包括67歲著名作家科什卡斯的小說《BandedeFrancais》(《法國一派》,暫譯),不過這項決定卻在當地出版界引起極大爭議,原因是科什卡斯這本書是以自資出版方式在網上書店亞馬遜獨家發售,一般書店若要出售此書,便必須自行從亞馬遜訂購再轉售。法國書商聯會批評評審委員會此舉等同「助紂為虐」,協助亞馬遜打壓傳統書店。《法國一派》於今年4月經由亞馬遜自資出版平台CreateSpace出版,並獨家於亞馬遜上發售。書商聯會指出,無論是技術上抑或商業上,書店都不可能讓《法》上架,否則便猶如「送羊入虎口」。聯會批評,亞馬遜不但野心成為圖書市場的主要參與者,更希望壟斷市場,透過不公平競爭、避稅和一條龍出版分銷出售服務,排除其他競爭對手。聯會的聲明警告,勒諾多文學獎把《法》列入入圍名單,不單會損害作者科什卡斯本身及其他書商,亦會為書籍創作和分銷的前景響起警號。書店須訂購再轉售法國政府向來非常支持獨立書店營運,除了劃一全國書本定價外,亦規定書店不可以提供超過5%的折扣,以防割喉式競爭,2013年更立法規定亞馬遜等網上書店提供5%折扣同時,不得提供免運費優惠。在官方扶持下,目前法國仍有多達3,000家獨立書店,遠遠超過英國的不足1,000家。法國不少傳統行業至今仍然非常抗拒科網勢力的入侵,例如去年康城影展便因容許在Netflix上映的電影參展引起爭議,最終影展修例禁止Netflix電影角逐獎項。有了這些背景,便不難想像法國書店業界為何對《法》入圍勒諾多文學獎如此反感。巴黎一家書店的東主勒索指,假如要在書店出售《法》,就必須從亞馬遜訂購,認為此舉如同資敵,令競爭對手更易將他們「殺死」。作者批書商拒出版猶太裔的科什卡斯於6年前因為擔心法國反猶問題而移民以色列,《法》亦探討移民以色列的法國猶太人的身份認同問題。科什卡斯表示,當初拿荂m法》的書稿跑了40多家出版社,無人願意出版,不得已只能改到CreateSpace出版。他形容對獲提名感高興和自豪,並批評法國書商聯會說法違反公平競爭原則,強調書商之所以無法出版《法》實體書,是源於對以色列的偏見。科什卡斯亦批評聯會對亞馬遜的指控無理,指亞馬遜不但提供更靈活的出版途徑,更重要是不會干預作者創作。他又指,亞馬遜只會在書本售出時,才和作者分配利潤,而不會和傳統出版商一樣,要求作者先支付印刷費。■綜合報道﹛﹛魂雄珋部ㄛ蔽壎睿瑛僥飲桶尨洷咡艘善載嗣腔炰曄陔侉芺茧媃礸儷鷝楠鉻侍憯巡媋齮延齡躞炰曄栳埜源滂ぶ渾堤珋載嗣腔躓俶ㄛ※祥岆佽躓俶祥夔由椿移蝤炮鑫й鉼怵晁婧楗掩慪迡簊騕鹹恘騤倗炕笭④蚔諦匽窀貌桶尨ㄛ涴欴腔褪ぱ魂雄ㄛ勤滯赽賸賤﹜悵誘苤倱癡睿む坻珧汜雄昜撿衄竭疑腔諒郤砩砱﹝﹛﹛菴媼ㄛ酕疑橾呇ㄛ猁衄耋肅①紱﹝

淩冞匯,逋粗芘蛁,堁隋淩冞匯╯疫巷臛д槿,﹛﹛2011爛7堎1掁盆邿卅硐惆忑跺唳掛ㄗ笢弊痄雄隆堐唳ㄘ羲籵﹝﹛﹛軘磁懂艘ㄛ奻圉爛楊隅誹樑桴蚚騄齥恛①誕詢ㄛ俴珛腕眕峎厥誕詢腔崝酗﹝﹛﹛衄峈符衄弇﹝﹛﹛旯潭堍雄埜迵笛瓚埜衾珨旯腔わ珛ㄛ婓珨模黃湮ㄛ虷偭蔬綬眳綴衱蜆睡朮帤荂

桶①婦睡眕蝝侄藈活停簁敿腔鳶惇ㄛ砩庤覂諳芛逄晟腔妗奀①劓換畦源宒羲宎紨膝傖峈佸Х鄘鷜銓驧躉饡憶恀翩ㄐ掖謨例г窗蚚桲悝濂腔趕佽ㄛ※諳噤樵隅夤聆憤癹§﹝淩冞匯,逋粗芘蛁,堁隋淩冞匯╯疫巷臛д槿狸美美上次說到北京通勤難之一大原因:公共交通使用率低。在各種不方便、耗時長、辛苦、危險以及低廉的打車價格夾擊之下,很多「坐車的」都要麼選擇打的,要麼選擇自駕。這也可謂是「坐車人之苦」。那麼「開車人」呢?也苦。開車人分為兩類,已經有車的和沒車想買的。沒車想買的,其苦在搖號。北京的搖號制度可謂真奇葩,明明目的是限購,效果卻變成了促銷。一方面誰都拿不準政策,想蚆椄O為以後萬一出現的需要做個準備比較好,一方面一個車牌號在北京的年租價已過萬元,而重要的是搖號成本為零,所以不搖白不搖啊,於是可買可不買都來湊熱鬧。其結果就是剛需的搖不上,不需要的搖上了就再買輛便宜車佔車牌,無形中增加了車輛和車位佔用,造成浪費和擁堵。而已經有車的,包括那些打的的,其苦更簡單明了:堵。北京之堵聞名遐邇,成因大致可歸為三個:車輛太多;城市太大及道路規劃失誤;停車場缺乏。第一個車多,主要是前文所述的公共交通不給力,購車、養車、打車成本過低,以及搖號制度造成。第二個城市太大及道路規劃差,二者互為因果。北京是典型的攤大餅型城市。歷史原因造成市內大院眾多,它們集辦公住宿為一體,門禁森嚴,獨立成區。同樣性質的還有地產開發商為降低成本而往往大片拿地,建成超大型小區。這些封閉的街區,必然會導致道路變少,而北京的路網密度確實在一線城市中倒數第一。有資料顯示,擁有40萬人的超大型小區天通苑,2015年時進城的路只有兩條,每天早上從天通苑開出的5號線都是直接滿員,到惠新西街南口之前都是「天通苑專列」;22萬人的回龍觀,進城基本只有一條京藏高速,有網友吐槽,住在回龍觀,單位距離只有7公里,卻能堵一個半小時。除了街區大,北京的樓房也普遍較低,甚至6層樓房都比比皆是,土地利用率差,只能不斷佔領新地,加上環路思想作祟,一環套一環,餅愈攤愈大。至於北京道路的兩大特色,寬馬路和環路,可以說是擁堵的直接肇事者。甚至都不用看其他城市的成功案例,只要玩玩電腦遊戲比如《模擬城市》,就能明白城市靠路寬是解決不了通勤問題的。道理很簡單,多車道馬路,路雖然寬,但出口往往只是一車道,在並線過程中以及在出口的地方極易造成擁堵,且很快會牽連到主路,同理的還有掉頭。至於環路,是人為地把許多道路切割成斷頭路,車輛到這裡時被迫要加入主幹道,又增加了主幹道壓力。第三個停車位問題。有個學者曾在電視上吐槽,說北京直到2000年建起的樓盤都沒有停車場的設計考慮。統計顯示北京的停車位缺口超過50%。北京所有的街道上,現在沿街兩邊都停滿了機動車,有的飯店街甚至出現了路邊雙層停車的情況。街道胡同本就不寬,兩邊再一停車,不堵才怪。另一方面,路邊停車,最先侵佔的是騎行車道,騎單車的人被擠到快車道上,天天以命相搏。最後說兩句「走路的」。作為馬路上的「弱勢群體」--一個行人,小狸在對比北京和香港後的一個明顯感受是,香港的道路設計是以行人為第一位的,而北京的道路設計則是以機動車為第一位的。也所以,在香港,行人可以輕鬆而快速地穿梭街道,效率極高。而在北京,動輒把一個走路的人發配到半站地外去上天橋下地道以穿越16車道的馬路那是常事。而單單家門口的一個紅綠燈,每次綠燈一亮小狸便拔足狂奔,紅燈亮起時也不見得能過完馬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坐車的」、「開車的」們心裡可以平衡了。

淩冞匯,逋粗芘蛁,堁隋淩冞匯╯疫巷臛д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