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包装 » 正文

新婚妻患重病:爱让我创奇迹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6:13:58  

  蜜月里,我莫名病倒了

  2012年元旦,在家乡,我成为了卒子(化名)的新娘。婚礼十分简朴,连新房也是租的,但我还是感觉很幸福。7年恋爱长跑,我和他终成眷属。

  然而,蜜月还没过完,过春节时,我就出现了类似感冒的症状。刚开始我没在意,自己喝了点感冒药。结果初七去武汉上班,人就越来越不舒服,量了体温才知道发烧了。随后就去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就诊,打了几天点滴仍旧没好转。当时有位同学在中南医院实习,便又跑到那里去看,结果一位老教授当场就让我住院。此后,我们辗转于武汉几家知名医院,都没效果。期间还发生过一次偏瘫。直到4月底,我才被确诊患有感染性心内膜炎。在发烧被控制住后,我在同济医院接受了手术。

  目前,我恢复到能够走路了,但左手还不能做事,特别是天气冷的时候,会痉挛得厉害,胳膊完全是僵硬的。去年从同济出院后,我就一直在家乡医院进行针灸等治疗。

  这期间,我饱受病痛折磨,卒子也何尝不备受煎熬,去年11月,他在QQ空间里这样写道:“她每天经受20个小时左右的静脉点滴,手脚血管都被打肿了,看到她发烧后只能用退烧药,通过大量流汗来降低温度;看到她忍受病痛去做抽骨髓等检查……我难免心疼,难免心急如焚。面对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巨额的医疗费用,面对一切的困难,一切的辛酸,我从来没有失去过信心,我一直都相信自己的老婆能够战胜一切困难……

  一切一切都在每天的忙碌中度过,没有太多的心情去思考,去想生离死别这样的问题。直到有一次半夜回来拿东西,看到空荡荡的房间,一切如初的摆设,自己内心的悲凉油然而生,这时候才意识到,我有很久没从医院回来过了,我最爱的那个人有可能不能回来了,那一刻我想哭,心里堵得慌,可终究还是没有哭……”

  卒子的心声,让我百感交集。

  恋爱时,我们之间平淡如风

  我跟卒子是高中同学,那时候情愫暗生,上大学后,顺理成章修成了这段青涩朦胧的感情。

  可能是太熟悉了,我们的恋爱实在平淡。我们从未一起看过电影,他也从未送我礼物,生日也不例外。我甚至回忆不出来什么具体的情节。我们可以一个星期不通电话,也可以在放暑假回老家时,一个月不见面。但我们都坚信对方心里只有自己。当时同学们都笑我们说,这完全就是精神恋爱。

  不过,生病以后,卒子对我特别上心。我以前的手机是装宽带送的,他说屏幕太小上qq坏眼睛,上个星期从武汉回来,给我带了个小米手机,还给我买了一套运动服,让我在做治疗的时候穿,宽松方便……每个周五的晚上,他都会坐火车回来,准时出现在我面前。

  我总说,你对我太好了。他却说,哪里好了,一点都不好。

  我知道,生病以后,卒子的压力绝对不小于我。我好后悔,在他面前曾经流过那么多泪水,搂着他的脖子对他痛哭着说:能不能不要再烧了;我好后悔,以前没有好好烧菜给他吃,以前我还在武汉上班时,公司提供伙食,晚上我总是打包一份给他吃;我好后悔,没有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我饭量很小,晚餐有时候就对付一下,吃点千层饼之类的……

  当初我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嫁给他,同学问我喜欢他什么,我说不出个所以然,因为他就是个穷小子,也没有一副迷倒众生的外貌。现在我想,我和他能走到一起,就是爱情。

  说到爱情,很多人肯定会报以两声冷笑:“现在还有爱情吗?那只有在琼瑶小说里才会出现的事!”但是,我这个傻丫头确确实实遇到了,且还是一份沉甸甸的真爱。

  病痛里,爱情亲情友情包围着我

  每一次去医院,都会有人问我是什么情况,知道我的故事后,都说我太不幸了。而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医生说我没救了,可是我还活着。遇到过一个跟我一样情况的女孩,老公得知病情后,绝然地离她而去。而我的老公依旧爱我如初。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不能生一个健康的宝宝。因为我查出有先天性心脏病,虽然已做了手术,但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足以去生育孩子。我不想害卒子一辈子,我想和他离婚,让他再找个健康的老婆。但我不敢跟他说,他一定不会同意的。从他和我父母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救我开始,他就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医生还说过,我即使救活了也可能一辈子卧床,现在看来情况好多了。但我有时仍然很困惑,很矛盾,我是该告诉他我的想法,还是就这样带病陪他度一生呢?

  星星沉吟了许久,又恳求说:“除了对老公说一声谢谢,我还想借此表达一下对亲朋好友的感激之情。”

  虽然现在我是一病人,但我又是一个何其幸运的人。围绕着我的,除了这一份不离不弃的爱情,还有浓浓的亲情、友情,让我有足够的勇气去乐观面对一切。

  记得我在同济医院住院期间,好多高中、大学同学都去看望我,那段时间正是我病得最重的时候,失去了吞咽和语言功能,因此当时不能表达我对他们的谢意。一直深感愧疚,现在对他们补上一句:谢谢你们啦,亲爱的同学们!

  有一个重要人物要特别感谢,那就是我的小姨。我妈妈有7个兄弟姊妹,小姨是最小的一个。那时候爸爸妈妈守在我的病床前寸步不离,都是小姨在帮我跑腿办杂事:转户口、处理社保……还要打电话联系北京上海的医生,三天两头就往武汉跑,嘘寒问暖,出谋划策。

  我的爸爸妈妈,就更不用说了。哪怕医生曾断言我难以救活,但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一线希望。因为一辈子生活在农村,他们并没有多少积蓄,但从来没有在钱上犹豫过一分一秒。妈妈鼓励我说,我创造了一个奇迹,还会有奇迹出现的。

  爱情、亲情、友情,恐怕我用一生的时间,都难以报答。我惟有坚强起来,好好地活着,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