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手游暗世 » 正文

车上掀起姑妈裙子 嗯……再进去点……好紧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19:55:38  

车上掀起姑妈裙子 嗯……再进去点……好紧

车上掀起姑妈裙子 嗯……再进去点……好紧/图文无关

大学毕业以后,李静一直在忙着找工作。

现在的大学生找工作,比走蜀道还难,奔波了两三个月,李静也没有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

一气之下,她坐上客车,来到乡下姑妈家里。

姑妈的家在一个美丽的小山村,这里天特别的高,特别的蓝,水特别的清,特别的甜,连吹出来的风都带着青草的香味儿。每次遇到不顺心的事,她都会来到这里给自己放放假。

从小就疼爱她的姑妈早已等候多时了,一见她进来,接过她手里的包,招呼她洗手吃饭,自己进厨房端出了一盆热气腾腾的菜,李静吸了一下鼻子,是自己最爱吃的炒鸡,忙不迭地伸手抓了一块放在嘴里,姑妈心疼地嗔怪她,“慢点吃!......喜欢吃姑妈天天给你做,东院里有的是!”

李静伸长脖子向院里一看,东边院子里一二百只鸡正在那儿悠闲自得地散步,啄食。

原来姑妈个人在家里搞起了养殖副业。

第二天吃过早饭,李静就背着画夹上了山,画画是李静最大的爱好。大学四年,宿舍里的小姐妹都忙着谈朋友,只有李静天天都以画板为伴。

山坡上种满了树,郁郁葱葱,一阵风吹过,荡起了一阵绿色的涟漪,几处红顶的农舍散落在里面,多美的一幅画啊!李静支好了画架。

一会儿,一幅乡村绿景跃然纸上,李静退后两步,握笔自赏起来,忽然觉得脚背上被什么东西啄了一下,然后就听见“咕咕咕咕”的声音,她低头一看,一群觅食的鸡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

李静脑子一转,画上几只鸡,这乡村图岂不是更完美,她蹲下来仔细观察起这群鸡来。

果然是纯天然绿色环保鸡,每天奔跑在青山绿草之间,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吃的是草籽活虫,个个长的体态健壮,身上的毛油亮油亮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领头的几只公鸡,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好像喝醉了酒一样。

李静凑过去仔细一看,这一看不要紧,笑得李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原来这公鸡的头上带着一个小夹子,正好挡在眼睛的前边,像是带了一副墨镜,走路不摔才怪!

李静悄悄地靠过去,把鸡头上的夹子都摘了下来,这是一个半圆型,好像微型发箍一样的红色塑料夹子,上面伸出来两个绿豆大的片片。也不知谁家的孩子这么调皮,好好的鸡给带上这么个东西,多难受啊!

她把夹子放在兜里,继续画了起来。

回到家里,姑妈正在伺候她的宝贝鸡,李静一边给姑妈帮忙,一边给她说了今天的事,姑妈也笑了起来,“肯定是大奎家的鬼丫头,这丫头比小子还皮,一放学就折腾他家的鸡,撵的鸡满山跑......幸亏她家鸡场大......”

姑妈羡慕地啧啧嘴,给李静讲起了大奎家的鸡场。

大奎是他们村最先养鸡的,起先的时候不咋的,自从大奎的弟弟二奎从北京回来,鸡场越来越红火。现在鸡场里下不来几千只。------

“人家二奎可是北京那个科技大学的研究生,北京好几家单位抢着要他哪!人家就是要回来帮他哥哥”姑妈一脸的赞赏。

大奎,二奎,李静是认识的,不光认识,小时候来到姑妈家里第一时间要去找二奎玩,那时候他们家可以算得上全村最穷的了,又黑又瘦的二奎总是穿着一件又大又肥的黑褂子。还记得他坐在后山的大石头上,嚼着李静送给他的大大泡泡糖,狠狠地说,长大以后再也不回到这个鸟不拉屎的穷地方,可现在他怎么......

李静又上山了几次,小夹子已经攒了一兜儿,这东西你给它摘下了容易,再带上就难了。

这几天,姑妈的鸡场出了点问题,几只领头的大公鸡时不时地扭在一起,只啄得筋疲力尽,身上少皮无毛的,公鸡们整天忙着打架,没有精力领着母鸡找食了,没有公鸡的带领,母鸡们就像一盘散沙。

姑妈风风火火地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对李静说“静静,你去二奎那儿看看去,全村的鸡只有他家没事......”

李静领命出了门,正好她想去重新见识见识这位儿时的伙伴。

来到大奎家里,大奎说弟弟在后山,李静又找到了后山,刚上到半山坡,就看到一个带着眼镜的高个子青年在一个大盆里搅着什么东西。他就是二奎。

李静悄悄地走到他的身后,盆里是一些木工的下脚料--锯末,二奎正在那儿起劲地搅着,似乎又觉得不妥,抓了一把放在鼻子下闻了起来。

看他那认真劲儿,李静“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二奎回头看见了李静,并且一下子认出了她。

看着二奎鼻子上沾着的锯末,李静好奇的问他在干什么。

二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冲着李静神秘的一笑,“这是我给它们安排的新家!”

原来这是二奎正在实验的新式养殖方法,发酵床养殖法,二奎眉飞色舞地给李静讲述着他这个新方法的好处,什么好管理了,干净卫生了。

看见二奎说得兴奋劲儿,李静没想到,养鸡还有这么多学问,这么多道道,原以为给它吃的喝的就够了,自己太孤陋寡闻了。

净顾着听二奎的养鸡经了,李静差点忘了自己的使命。

二奎对于李静的问题很不以为然,说是小问题,主要是鸡的品种的事,这鸡外号“土匪鸡”特别好斗,尤其是春天。以前的解决方法是断喙,就是剪去公鸡的嘴巴,但那样就会影响它的卖相,现在有一个新方法,就是给鸡戴上眼镜......

“鸡眼镜!......”李静一下子想起什么来了,从兜里拿出来了那些小夹子。

“是不是这个?”

二奎很奇怪,李静笑着给他说了在山上画画的事,两个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姑妈家鸡场的问题解决了,李静也和二奎一起在全村的养鸡户里推广了那件新武器,很快,村里的鸡公们都很绅士地架起了一副眼镜。

看二奎养鸡养得有声有色,李静觉得他从北京回来不光是回的心甘情愿,还很好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她也开始对自己的就业观念产生了怀疑。

这天,李静背着画板却怎么也没有心情画画了,就和二奎聊了起来。

二奎给她讲起了自己的故事,八年前,二奎爹娘相继去世了,那时候二奎刚刚考上北京科技大,大笔的学费没了着落,就在他想把录取通知书一撕了事的时候,是哥哥卖了自己家的房子,粮食,还有村里的乡亲给他凑齐了钱。大学四年,都是哥哥在外面打工供他上学,后来哥哥回家办起了养鸡场,毕业的那年,养鸡场大批的鸡感染上了禽流感,那个时候,他怎么也不忍心忍下哥哥不管,自己留在北京哪

李静看着二奎,“没想到你是这么有情有义的人!”

二奎不好意思的笑了,“其实本来想着帮他渡过这个难关就走的,谁知回来了就爱上了这儿......

看着这日新月异的乡村,二奎感慨的说“农村的人都进城打工了,反而有了更广阔的空间让我们伸展......”

二奎的一席话让李静觉得茅塞顿开,是啊,这儿有蓝天白云,有青山绿水,自己又何必非去挤那钢筋水泥的围城,去吃二分钟速成的快餐哪?

养鸡场的账务被大奎搞得一团糟,二奎又抽不出身了,李静一亮她的电算会计中级证,走马上任了。

一年后,李静和马仲奎,就是二奎的婚礼在这个美丽的小山村热热闹闹地开始了。

婚礼上,一只带着眼镜的鸡公被请上了媒人席,瞧它那一摇一摆的样儿,还真像是多喝了几盅喜酒呢!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