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蛭⑹--控儔け耋--佸鮹

碩鰍踢硰2018-9-23 7:34:2
堐黍棒杅ㄩ587

淩冞匯,逋粗芘蛁,堁隋淩冞匯╯疫巷臛д槿

,扂躲坻耋Кㄛ扂珩枑堤涴笱源偶ㄛ憩岆佽祥奪岆抎醱腔遜岆猁羸极奻腔耋К飲褫眕ㄛ憩岆闡虳華源猁剒猁扂蠅靨野腔ㄛ斕赻撩蹈跺ь等堤懂ㄛ饒扂蠅桽靨ㄛ甜羶衄佽祥耋К陛麼氪祥靨野妦繫腔﹝﹛﹛迵酴恅噙祥肮ㄛ匽濟炰辣艘傻弝け﹝ひ陲腔爛ш佫童珀з延さ瑱蜣銘г蠅婓23鼠爵酗腔還阨湮耋鴃①掉變﹜倎玿溫侂腔掖劓﹝詢呏鼠侗輪梫3樊冗罟,絞ヶ藝弊嘖庈腔※倱庈瑞玸§眒斐狟1969爛眕懂郔詢﹝

§卼磏賡庄ㄛ扻樑爵ㄛ珨虳呇倗呇賬眒冪樓遶薺漆為懩薺賤湘疶鼻﹝文:許信城日本推理大師連城三紀彥的著名短篇推理小說集《花葬》,用細膩優美的筆觸,將文學與推理迷人地結合,在日本推理小說的歷史裡有很高的地位。推理講求理智與邏輯,閱讀推理小說時會享受到理性解謎的樂趣,但閱讀《花葬》能得到的感受卻遠遠不止於此。連城三紀彥似乎深深明白小說是一種藝術形式,是表達美學的其中一種媒介。即便是講求理智的推理小說,在他的妙筆生花之下,各種匪夷所思的故事和謎團融入於浪漫唯美的氛圍中,令他的風格在名家輩出的日本推理文壇中與眾不同、自成一家。連城三紀彥是日本推理與愛情小說雙棲的大師級作家。他的文筆優美,被歸類為「新感覺派」,出道後短短數年就以短篇小說〈返回川殉情〉(收錄於本文所談的《花葬》中)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協會獎的評語是「毫無疑問代表了日本推理小說的最高成就」,可見對他的作品評價之高,而〈返回川殉情〉同時入圍日本大眾文學的最高榮譽直木獎。那數年之內,他以不同作品多次入圍直木獎,最後以愛情小說短篇集《情書》獲得該獎。不論是推理小說還是愛情小說,連城都能寫出高水準的作品,足見他的才華非凡。《花葬》一書中收錄八篇短篇作品,每一篇也以一種花為主題或象徵,貫穿整個故事與謎團。〈藤之香〉中,煙花之地接連出現被毀容的屍體,連串兇殘命案的背後到底隱藏了什麼悲傷的真相;〈桔梗之宿〉裡兩具屍體手中的潔白桔梗花,訴說蚥人難以置信的實情;〈返回川殉情〉在追尋天才歌人與愛人殉情的真相時,發現花菖蒲所隱含的真正意義,最後出現顛覆性的逆轉;〈夕萩殉情〉描繪在政治事件的氛圍下,一對男女悲傷殘酷的愛情;〈菊塵〉的染血白菊,似乎暗示茩t傷退役軍人的自盡另有隱情,訴說一則在時代變遷的無奈中與傳統價值觀影響下的悲哀故事。連城的故事佈局和寫作技巧高超,有些故事的結構與情節複雜,但讀來引人入勝而且不會感到難以理解,對人心和情感的刻劃亦深入纏綿,同時謎團充滿懸疑性,隨茯G事一步步抽絲剝繭,最後道出意料之外、情理之內的真相,讓人不禁佩服連城驚人的創作功力與極其敏銳的洞察力。整本書充滿優雅、哀愁和無奈的氣氛,讓人在閱讀時沉醉在書中古色古香(故事背景多為日本大正時期,即1912年至1926年)的浪漫世界,同時由於故事處處透露出現實與人性的複雜與難測,讀者在讀後不免感到唏噓不已。《花葬》中八篇故事原本刊登在1978年至1982年的雜誌中,雖然距今已有最少三十五年的時間,但讀起來一點也不會感到老套。尤其是連城在佈局上所用的詭計,到現在看來依然十分大膽前衛,但箇中細節卻精巧縝密,很難想像已是三十多年前的構想。無怪乎被譽為「新本格派」(「本格」為日文漢字,即中文正宗、正統之意)的開創者綾C行人、連續兩年日本推理小說排行榜三冠得主米澤穗信等日本當代推理小說的名作家也說在創作上曾受到連城作品的影響。連城三紀彥以抒情幽美的文筆,配合大膽精巧的詭計,創作出讓人一讀難忘的《花葬》。這種風格的推理小說,當世似乎無人能出其右。※桲蔬鹹§忳癱腔埻秪岆桲蔬莉珛28爛潔盪冪腔杅棒詞測ㄛ植郔場腔汜昜秶狻峈翋ㄛ善綴懂腔杅趼莉珛倓れㄛ婬善蝵騊贏模褪斐笢陑ㄛ藩珨跺莉珛啣輸飲嫖璽侐扞﹝跦擂數赫ㄛG60薊炟域蔚衾9堎楷堤姘菴珨桲輻俴淉⑹郖腔祑華痐桽﹝

淩冞匯,逋粗芘蛁,堁隋淩冞匯╯疫巷臛д槿,﹛﹛諍祫1216奀ㄛ嫘陲吽衄勀刳趷摒輛誠旌瑞﹜勀靡趷摒趷齬刱捻炾閎牯鰍吽衄勀刳趷摒輛誠旌瑞﹜勀靡趷摒趷齬刱捻炾閎牲蓗蠯啻樝婐恉驞8700豻刳趷摒隙誠﹝﹛﹛※陰囟趕呥酸旄圾炸封м珔埡侇蔆見癸希蟪暑廕嗄倷獍撐纂悵疣蟠玩葽斃伈黫虌拑樊掖簣皕紹肉欐羆м葂紫嚏ㄝ}庶3.11補選在即,反對派推出的3名候選人范國威、姚松炎、區諾軒,其實都是隱性「港獨」。但他們知道,明火執仗搞「港獨」會被DQ,於是採取「變色龍」手術,變成所謂「本土自決派」,招搖撞騙。他們學台灣民進黨,首先說自己是獨立族群,有獨特文化,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還虛晃一槍,他們不認同「民主回歸」,也不認同「港獨」,要走「第三條路」,搞「民主自決」。為了達到「自決」的「暗獨」目標,「自決派」使用兩面派手法,一邊說擁護基本法,但實際上堅決反對基本法,因為他們要魚目混珠,務求入閘,取得補選的參選資格。最典型的「人版」,就是區諾軒。在選舉論壇上,區諾軒被陳家珮質問,是否擁護基本法,他居然說當然擁護。陳家珮有備而來,立即出示了一張新聞照片,是區諾軒在2016年11月2日抗議人大釋法示威中焚燒基本法。區諾軒當場撒謊,連續兩次否認照片中人是自己。其後陳家珮說出時間、地點,區諾軒見無可抵賴,才不得不承認。區諾軒口是心非,披上「獨立候選人」的外衣,嘴巴說擁護基本法,不過想成為候選人,並且騙取選票。為掩藏「港獨」的面目,區諾軒雖然是「香港眾志」周庭的「PLANB」,但他刻意與「眾志」拉開距離,因為「眾志」的政綱不僅鼓吹「自決」,更表明「以香港本位,抗擊天朝中共和資本霸權」,明顯抵觸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十二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區諾軒不能和「眾志」切割區諾軒能和「眾志」切割嗎?不能。他是「眾志」的幕後軍師,「眾志」的政綱區諾軒有份出謀劃策。此次補選,周庭被DQ,區諾軒取代周庭出戰,沒有引起反對派內部的任何非議,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一夥。「佔中」失敗後,2015年出版的《香港革新論》,被視為是「港獨」宣言。在這本書中,區諾軒發表題為《建制派如何在選舉屈機?--從區議會到立法會的選舉操控》的文章,當中提出「只要有充足準備,一定程度的資源投放,加上泛民各派願意攜手合作,在地守護大大小小的社區,我們才能度過漫長的黑暗」,他主張是「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希望在「民主回歸論」和「獨立建國論」以外,建構香港前途的「第三種想像」。2016年,區諾軒又在民主黨內部發起「香港前途的決議文宣言」,強調要「香港我城,自治傳承」;「香港人民,內部自決」;「主體意識,核心價值」;「多元爭取,政治革新」;主張進行「議會抗爭、佔領、抵制、罷工、罷課、罷市等等──能夠凝聚大多數香港人民的認同,應該是爭取政治革新的主流方法。」這份所謂《香港前途決議文》是抄襲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兩者都主張「本土公投自決」。涉及主權的公投,必然挑戰國家主權,與基本法相違背。區諾軒反對人大常委會「8·31決定」,要搞「公民提名」、「公民投票」,「港獨」居心暴露無遺。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104條進行釋法,強調公職人員要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區諾軒在公開場合焚燒基本法。這些表現足以證明,區諾軒決不會擁護基本法,更不會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祥眭耋衱裁輛賸闡跺沭遴疪筘ㄛ撓毞綴腔豖遴籵眭珆尨ㄛ掩弊瑤彶賸123啋腔豖き忒哿煤﹝

迵弊暱肮濬Д阨ん眈掀ㄛ婓萇夔﹜Д腹厒僅﹜汒悝籵陓睿赻雄諷秶源醱茧衄黃杻腔蚥岊﹝7堎21掁活偌騣面撙-懂赻酗蔬冪撳湍腔惆耋§粒溼郪懂善堁鰍吽壎隴庈ㄛ粒溼堁鰍郔湮腔豪雒鼴闖蝠眢庈部﹝踢貌蝠劑ㄩ淏薊炵涽陓窒藷跤軑痴劼蔇推蠸蟧羌郇遝胱孜衄換褪萵褪酗臍も桶尨ㄛ勤衾鋿珂汜腔翑刵倛炒盈蕉藉薊炵絞華涽陓窒藷ㄛ勤む跤軑珨隅蔣療ㄩ※饒繫勤衾麻珂汜婓峉摹腔奀緊夔劂堤忒眈翑ㄛ扂橇腕饒岆諫隅岆剒猁精栨腔ㄛ勤坻涴跺俴峈扂蠅遜岆準都狤氿珀Ы敦嬤婓む坻腔珨虳衄峉麵麼氪岆剒猁堆翑腔奀緊ㄛ蝜夔桴堤懂精栨扦頗淉笥ㄛ饒勤衾扂蠅淕跺扦頗飲岆珨笱淏夔講腔极珋﹝淩冞匯,逋粗芘蛁,堁隋淩冞匯╯疫巷臛д槿﹛﹛擄鏍陑ㄛ芶賦珨з佸魌汐縑

淩冞匯,逋粗芘蛁,堁隋淩冞匯╯疫巷臛д槿